大量采伐使伊春境内红松资源大幅下降,随着2014年4月1日小兴安岭林区全面停止天然林商业性采伐

2018年,伊春接待游客1584万人次,游客数量和旅游收入分别同比增长26%和28.8%。

20世纪80年代,林区陷入资源危机、经济危困的“两危”境地:可采资源几近枯竭,产业结构严重畸形,地方财政空虚,社会事业发展缓慢。资源性、结构性、体制性、社会性等4大矛盾愈加凸显。

伴随“红松危机”而来的是林业危困。作为典型的资源型城市伊春,也在“因林而生,因林而兴,因林而衰,因林而转”中奋力转型。

年轻时,刘养顺曾是伐木大军的一员,全面停伐后,他放弃了原来的活计,办起了一家农家乐。靠着让人流连忘返的美景和颇具乡土特色的美食,吸引了众多国内外游客。仅2018年,他就接待1万余名游客,纯收入约12万元,“比过去翻了好几番”。

思想之变:从靠山吃山到守护绿水青山

在充分发挥自身能力的同时,伊春还发动社会力量认领红松。在不改变原有红松的性质、功能和产权关系的前提下,团体、个人自愿捐资,并由森林经营部门负责对所认领的红松树木进行管理保护。如今,已经有4万多人参与,超过37万株红松被认领。

但在20世纪80年代,伊春因过度索取陷入资源危机、经济危困的“两危”境地。“如果不停伐,咱就把‘孙子辈’的树都砍没了,后代再也看不到森林了。”当地人如是说。

据刘军介绍,开发区在发展中坚持“腾笼换鸟”思路,对不符合生态环保理念、生产停滞、与投资承诺严重不符的20家企业实施清退,盘活了闲置土地,为新进企业预留了更多空间。

停伐让红松资源得以“止跌”,伊春还积极让珍贵的红松资源得以“回升”。2013年,伊春市在全国率先全面停止天然林商业性采伐,同时全面实行林场所撤并工程,在小兴安岭原始森林中制造“空白区”,减少人类活动对森林的影响。

先根据树干和树枝的走向判断树倒的方向,再清理好枝杈,然后打开油锯……随着响彻山林间的“嗞嗞”声,不到两分钟一棵水曲柳就顺山而倒。

2011年,《大小兴安岭林区生态保护与经济转型规划》实施,伊春在木材收入年减少7亿元的情况下,在全国重点国有林区率先停止森林主伐,倒逼林区加快向以生态建设为主转型。

“林都”迎宾不用酒,捧出绿色就醉人。在位于伊春市五营区的五营国家森林公园里,一队来自华东地区的游客在斑驳的森林火车前拍照留念,他们穿行在茫茫林海中。身后笔直的红松林,正支撑起一座老资源型城市绿色转型新梦想。

特别是我国“一五”计划时期,国家156个重点项目中有两个林产工业项目布局在伊春。新中国第一个国有森工局和林业实验局、第一次弯把锯伐树和拖拉机集材、第一张硬质纤维板,都在伊春诞生。

转型之变:从偏隅之地到生态旅游名城

新华社哈尔滨9月23日电在中国乃至世界的城市中,很少有哪座城市的发展与“一棵树”的命运如此紧密相连。因采伐红松而兴、受红松减少而困、在保护红松中再创业的黑龙江省伊春市,正续写着这样的城市与生态传奇故事。

新华社哈尔滨10月9日电400万公顷森林、40万公顷湿地、700多条河流、每立方厘米空气负氧离子含量高达2万个以上……良好的生态环境,让位于小兴安岭林区腹地的伊春市成为国内旅游热门“打卡”地。

“以前林场的人都去外面找出路,现在家乡知名度不断提升,他们重返林场,成为绿色食品的‘推介人’、绿水青山的‘导游员’。”上甘岭林业局溪水经营所所长甄长龙说。

为了不让“红松故乡”变成“红松故事”,尽管面临着重重压力,2004年,伊春市决定全面停止采伐天然红松林。

2018年,伊春市森林生态旅游、森林食品、林都北药、木业加工产业增加值占GDP比重达到41.6%。

蓝天白云、远山近树、小桥流水、鸟叫蛙鸣,“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这不是世外桃源,不是水墨山水画,而是祖国林都的壮美生态图景。近几年,伊春始终把生态作为发展的“根”和“魂”,加快森林生态旅游名城建设。

“以前主要砍红松,百年树龄的也不能幸免。现在停伐了,本该属于森林的宁静终于还给了这片土地。”跟森林打了一辈子交道的乌马河林业局工人张迎善说。

溪水经营所的民宿“白桦丁香”老板陈刚说,“白桦丁香”保留了北方民居红墙红瓦、木屋小院、火墙土炕的乡土特色,并结合林区文化,把过去工人采伐林子的道路,改造成历史风貌观光路,吸引了众多游客。

从靠山吃山到守护绿水青山,伊春城市转型的发展源于思想转变。

数据显示,2010年至今,伊春林木总蓄积提高了0.36亿立方米,森林覆盖率从83.9%提高到84.4%,好山好水好空气为伊春转型再创业打下基础。

这就是林区伐木工人伐倒一棵树的过程。然而,随着2014年4月1日小兴安岭林区全面停止天然林商业性采伐,这种伐木景象难以再现,雄壮的“顺山倒”号子、堆满木材的贮木场、满载原木呼啸奔驰的森林小火车也从此走进历史。

10月22日,黑龙江省伊春市森工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挂牌成立,伊春延续60多年的“政企合一”体制彻底破冰,开启了林业资源型城市大转型、大改革的发展新篇章。

源源外运的红松,为伊春初期发展做出不可磨灭贡献的同时,也为后来的困局埋下伏笔。红松树每年只能长几厘米,一棵20多岁左右的红松树,个头往往还不及成年人的身高。

近年来,围绕打造“两座金山银山”,伊春市加快培育壮大绿色生态产业。姜峰说,伊春顶住压力,坚守生态立市,加快经济结构调整,2016年林区摆脱了停伐阵痛,经济实现正增长。

伊春生态经济开发区是伊春产业发展的一个缩影。伊春坚持以生态为主导,向绿色要效益,推动产业发展向生态化转变,产业布局向园区化转变,产业结构向高端化转变,加快构建以森林生态旅游、森林食品、林都北药、木业加工、绿色矿山五项产业为主导,以森林碳汇、冰雪经济、森林康养、体育赛事等为支点,实体经济、科技创新、现代金融、人力资源协同发展的绿色生态产业体系框架。

“在红松林里跑马拉松,感觉自己身心都得到了净化,特别惬意。”这是前不久在伊春举办的国际马拉松比赛中,半程女子组冠军崔琳琳的“获奖感言”。伊春市体育局局长李继刚介绍说,凭借良好生态,体育与旅游两个貌似不相干的产业互相促进,成为伊春绿色转型的“双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