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共报告发现青年学生感染者92例,广州从2002年开始发现学生感染艾滋病病例

图片 1

  大学生群体感染艾滋病人数在增加

男男同性艾滋病传播比例8年翻10倍

来自第27个世界艾滋病日的消息说,青少年感染艾滋病的比例明显增多,而高校大学生也不例外。
作为青年学生的优秀分子,大学生感染艾滋病备受关注。是何原因让艾滋病魔爪伸向高校园区,依靠什么才能让大学生筑起防护艾滋病的安全网?
性开放性无知,易招惹艾滋病
在广州读研期间被确诊为艾滋病感染者阿新,是在一次针对男男同性恋免费检测活动中,意外地发现自己成了艾滋病感染者。
令人担心的是,在新增艾滋病患者中,像阿新这样的大学生患者正在快速增加。
以往大学生来做艾滋病检查是很少见的,这两年已很多见。广州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王鸣透露,截至2013年底,广州48所学校发现了学生艾滋病感染者,最多一所超过10例。但因为不是所有大学生进行检测,所以实际数字可能会更多。
值得关注的是,大学生艾滋病患者中,通过男男性交感染占有最高比例。在河南省今年新报告的80多例青年学生艾滋病感染者中,将近60例是通过男男性交感染。
广州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医师徐慧芳表示,广州从2002年开始发现学生感染艾滋病病例,截至2013年底已累计117例,九成都是经同性性传播感染。
业内人士分析,高校学生感染艾滋病的原因:一是大学生性观念开放、随意。如今一些大学生夜不归宿,特别是在寒假、暑假期间,有的外出租房开始假期夫妻生活。
来自广州的调查显示,大学男生购买性服务的情况有所增加,有的男生在购买性服务过程中,并未采取安全措施。
二是性安全知识缺乏,不知如何保护自己。当时觉得自己离这个病很远,完全不知道自己感染了。阿新说。
广州高校大学生防艾公益组织朋友公益主办者、华南理工大学毕业生陈杜说,目前大学生男女情侣发生性行为会使用安全套,而男男之间没有避孕需要,大多不会采用防护措施,导致男男成为大学生艾滋感染最高危的群体。
三是高校性教育滞后。陈杜发现,很多来自珠三角二、三线城市或农村地区的大学生,对于艾滋病了解甚少。高校性教育普遍滞后,而政府教育系统和卫生系统在大学生防艾方面的资源又未得到有效整合,使得大学生防艾形势变得更为严峻。
强制检测滞后,感染情况不明
王鸣说,由于缺少法规的支持,还不能对大学生进行强制检测,目前只能靠大学生自愿检测及宣传防艾知识。
要不要对大学生群体实施艾滋病强制检测,有的同学认为,强制检测是对整个大学生群体的歧视;也有的认为,假如靠大学生自愿,根本不可能弄清楚大学生群体感染艾滋病的状况。
另一方面,与其他感染艾滋病患者相比,大学生患者更害怕暴露病情,对外界的眼光和态度也更为敏感。
不少医务人员特别排斥我们,医护人员尚且如此,何况社会上其他的人?我们这些患者最忌讳隐私外泄,原因是害怕来自社会的歧视。阿新说到这里,情绪有些激动。
由于免疫力低下,艾滋病患者经常出现感冒、皮肤疱疹等症状。他们较一般人群对医疗救护的需求量大很多。但是,由于害怕歧视,他们常常讳疾忌医,隐匿自救。
据了解,一些艾滋病感染者建立了QQ群,这里会听到有人抱怨害怕去医院,因为医院往往把他们拒之门外。群里的人还互相鼓励,尽量定期检测,及时吃药,保持锻炼,减少感染的几率。
加强校园防控,遏制传染扩散
专家认为,校园防控艾滋病,需要多管齐下,补齐艾滋病教育短板,加强高危行为干预,发挥公益组织的力量等。
首先,教育部门要加强艾滋病预防及性健康教育。广东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环境与学校卫生所专家聂少萍认为,性教育越早越好,建议我国小学开始性教育,最晚要在青春期以前完成,由于青春期很多敏感问题与性关联,性教育是青少年成长过程中不可回避的问题,同时性教育不能仅仅体现在课堂上。
发生可能感染艾滋病的高危行为后,一些青年人不知如何求救,缺少有效应对措施。广东省教育厅副厅长郑庆顺认为,我国青少年安全、健康度过青春期面临着越来越多的风险和挑战,预防艾滋病教育应该成为学校健康教育的一个重要方面。
广东省政府防治艾滋病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省卫生计生委副主任陈祝生表示,校园防控艾滋病尤其要做好高危行为干预。大学生要掌握预防性病、艾滋病的基本知识,提高自我保护能力。
据了解,2014年广东省共有27个社会组织的30个艾滋病防治项目获得了资助,涉及艾滋病防治宣传教育、高危行为干预和病人关怀等多个领域。由于与公益组织间逐渐建立起信任关系,大学生艾滋病感染者更愿意主动接触他人和求助。

图片 1数说染艾学生。

艾滋病、象牙塔,两个词看似毫无瓜葛,如今却被一串串急剧攀升的数字紧紧地捆绑在一起。日前,南昌市疾控中心公布数据显示,至2016年8月底,南昌全市已有37所高校报告艾滋病感染者或病人,共报告存活学生艾滋病感染者和病人135例,死亡7例,近5年来,青年学生艾滋病疫情年增长率为43.16%。圣洁的高校仿佛中了魔咒,挥之不去,特别是近几年,学生染艾人数迅速增加

  广州某高校检出染艾滋病例超10例,市疾控中心主任在接受采访时表示

全国政协委员提议男同聚众淫乱应入罪
今年,全国政协委员孙建方带着提案来到两会,提案内容为法律对于卖淫、聚众淫乱的惩处仅限于异性间,应补充同性淫乱行为的规定。由于公开要求将男男聚众淫乱明确为犯罪引发争议。
根据孙建方的调研,男男同性艾滋病传播比例从2006年的2.5%升到去年上半年的25.1%。男男同性传播艾滋病的途径上升幅度最快,在许多大中城市已成为艾滋病传播的主要途径。这也导致男性同性恋与艾滋病之间的微妙关系,再次引发人们的思考。
叶贝不喜欢将男同和艾滋病两个词放在一起,他认为这两者之间没有必然联系,也没有必要因果关系。作为智同广州同志中心这个公益组织的负责人,叶贝觉得,将这两个词放在一起,实际上就会造成男同圈内都是艾滋病的误解。
数据的压力
根据最新报告的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和病人,国家卫计委在线上访谈中透露,新报告的8.7万病例中,性途径传播占91.5%,其中异性性传播占66%,同性性传播占25%。如叶贝所言,艾滋病并不是与同志画等号,在艾滋病的性传播途径中,异性性传播仍占较大比例。
但叶贝也不得不承认:二者基数不一样,尽管占总数比例相对小,但在同志圈里来看,也不是件小事了。为此,他所在的公益组织提供自愿咨询检测服务,希望能够宣传防艾的知识,让更多同性恋者加强自我保护意识。
小邝本人就是这个公益组织的志愿者之一,同时也是一名同性恋者,他1998年初中毕业后来广州打工,在与同性恋者的圈子接触过之后,才发现原来自己更需要男性。细数下来,从他进入圈子至今,他已经结交了9个有感情基础的男友,其中一个在去年10月和平分手,两人之前相处了8年。
这是没有办法的事,他是家里的独子,要回去结婚了。小邝告诉记者,智同就有这样一条公益热线帮助同性恋者解决感情和健康方面的问题。
外来务工者高发
广州市皮肤病防治所中山四路门诊部二楼,VCT咨询室成为智同广州同志中心负责自愿咨询检测服务场地。咨询室内十分狭窄,一张简单的桌子占据了咨询室内近一半的空间。小邝在桌子的一边,几乎每天都会迎来不同的同性恋者前来咨询、检测。坐在桌子这边,他看尽了这些同伴听到HIV检测呈阳性后的各种反应。
从年龄段来讲,前来做检测的男同普遍在20岁~30岁之间,偶尔会有20岁以下或50岁以上的。30岁左右的占10%左右,检测完如果没事儿就回家去结婚。小邝看过各种反应,有人哭,有人沉默,不少人表示无法接受。令他印象最深刻的是一个50多岁的老同志。当听到检测结果呈阳性后,他淡淡地说了句:玩了一辈子,终于还是得了。
小邝告诉记者,从2010年开展此项服务至今,最多一年接待过500多人前来咨询检测,高发群体是外来务工人员。这些年高校学生也明显增多,每到寒暑假学生放假时,咨询室似乎也迎来淡季。
滞后的防艾思路
公园、废弃的停车场、废弃的厂房,这些地方都有同性恋者聚集。小邝说,他们为了进行防艾宣传,经常会前往这些地点派发传单或安全套,曾经在赤岗一个废旧的铝厂内,发现了300多人。叶贝说,尽管有一些同志酒吧,但需要昂贵入场费,并不是每个同志都能够承担。
政府在防艾教育上投入10元避免一个人感染艾滋病,就可以节省一个艾滋病感染者几万元的治疗投入。叶贝认为普及检测最好,但教育更重要,目前国家的防艾思路和经费投入主要集中在检测和检测后续的工作上,而在不安全性行为发生之前的健康教育投入非常不足。
相对而言,目前的中后端工作已经基本完善,在区一级的疾控检测站内,就可以进行HIV快速检测。这是一种社会的公众教育,需要政府在经费和政策上有更多的支持。叶贝说,他们目前在一些男同社群的集聚地进行同伴健康教育、同时派发资料和安全套,但是来自政府的支持却越来越少,而新发感染率却越来越高。他说,现在大部分防艾教育经费只能依靠其他社会资源来支持。例如我们2014年通过徒步等公众教育方式,筹集到了一些教育经费,但是非常有限。
广州男男性行为人群超3.5万
广州市疾控中心主任王鸣向媒体透露,广州艾滋病病毒感染者人数居广东省第一,疫情上升势头未得到根本性扭转,总体疫情将不断增加。
截至2014年10月31日,广州累计报告艾滋病病例17861例,其中广州市常住人口病例数6958例,死亡886多例,存活6072例,广州男男的新感染率超过27%,由于广州男男性行为人群基数大,估计活跃人数超过3.5万,两成男男性行为者,近半年性伴数在4人或以上,发生无保护性行为比例一直未见明显下降,在60%上下波动。而男男性行为报告数比去年同期增长27.1%,王鸣说,这部分人学历较高,但高危行为未有保护措施,进行防护的性行为比例非常低,目前,在广州市100个男男中有12个感染艾滋病。
七八年前,男男性行为人群感染艾滋病率是5%~6%,前两年还在10%徘徊,2014年已达12%,这部分人群感染率上升非常快。王鸣指出,男同之所以成为大学生艾滋病病毒感染最高危的群体,是因为多数大学生男同采取不安全性行为。目前大学生男女情侣发生性行为,出于避孕考虑往往使用安全套,而男同之间没有避孕需要,大多不使用任何防护。
据王鸣介绍,广州市青年学生发生性行为比例从2011年的6.48%上升到2014年的16.3%。其中1.21%的青少年发生过商业性行为,还有超五成的感染者否认接受过学校的艾滋病防治教育。每个学期开始前,我们都要求学校进行一次艾滋病宣传教育课,学校有无执行,或有无贯彻到每个学生当中?这个需要教育部门今后加强这方面的工作。王鸣说。
他表示,下一步将广泛深入地开展民众人群健康教育宣教工作。将对嫖娼、男男性行为者、老年人、学生等高危人群,实施有针对性的行为干预措施,减少新发感染。
预防艾滋病 政府提供减免政策
1.本市户籍病例或配偶为广州市户籍病例
提供国家免费抗病毒治疗药物;常见机会性感染住院治疗7000元/年/人,门诊治疗20元/日/人,超过额度的费用,参加医保或享受公费医疗的人员,按相关规定执行,其他人员费用自理;首次入组治疗一次性减免检测300元/人。
2.非本市户籍
提供国家免费抗病毒治疗药物,首次入组治疗一次性减免检测300元/人,其他相关检测和机会性感染治疗费用自理。
3.其他
本市在读学生艾滋病感染者,凭借有效学生证和身份证可以享受广州市户籍优惠政策直至毕业。
本市发现的HIV感染孕妇,可获得免费的母婴阻断药物及婴儿随访监测服务。
本市因公感染HIV的国家工作人员(医务人员),可获免费的艾滋病相关检测和治疗。

南都讯记者王道斌2002年广州市监测到的新发HIV阳性病例中,学生群体仅占0.74%,到了2014年,在新发病数较快速增长时,该

体所占比重竟达到了3.91%。昨日,是第28个世界艾滋病日,广州市卫计委、健教所在广东工程职业技术学院内举行艾滋病日宣传教育活动,面对全市学生群
体推广艾防知识。

看看下列细思极恐的数字:

  前日,广州市疾控中心主办的“校园‘艾’健康——广州大学[微博]生防艾公益校际辩论赛”举行决赛,正反两方就该不该对大学生进行强制检测艾滋病进行辩论。市疾控中心主任王鸣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透露,这一活动旨在向大学生们宣传艾滋病防治知识,“虽然目前大学生中感染艾滋病的人数还不算太高,但发展趋势越来越严峻。”

学生感染80%因男男性行为

北京:2015年1月至10月新增艾滋病病例3000余例,青年学生感染人数上升较快。近两年,北京市大学生感染艾滋病每年新增100多例,以同性性行为传播为主。

  “染艾”大学生多是“男同”

近期的统计显示,广州累计报告的231例学生病例中,有迹可循的学生分别来自省内外74所学校,包括大学38间、中学7间、职业技术学校29间。其中,涉及广州市内学校54所。

上海:2015年共报告发现青年学生感染者92例,较去年同期上升31.4%。

  王鸣表示,随着艾滋病经性传播、尤其是男同性恋传播形势日趋严峻,学生人群中因为好奇、模仿而受感染的病例越来越多见。据介绍,15至24岁的青少年病例已从2008年的101例上升到2012年的203例,以平均每年两成的速度增长。其中,学生病例从2008年的7例上升到去年的25例,总共已累计达111例。


疾控中心艾滋病防治科长徐慧芳表示,2015年广州艾滋病疫情仍处于上升区间,今年新发现感染人数依然超过1000例以上。在今年新增的感染人群中,增速
较快的集中在青少年男同群体。性传播是目前广州疫情的主要感染方式,在总体的疫情中占比超过了九成。新增病例中,通过男男性行为感染的占比已经反超异性性
行为感染,“多出了几个百分点”。学校里因男男性行为而感染的,占比已达80%。

广州:从2002年开始发现学生感染艾滋病病例,截至2013年底已累计117例,九成都是经同性的性传播感染。

  “大学生中的艾滋病主要集中在‘男同’中间。”王鸣说,以往大学生感染艾滋病是很稀少的,但目前从检测情况来看,广州40多所大学里面都已有了艾滋病感染病例,其中某大学甚至已发现感染艾滋病病例超过10例。这是比较高的感染率了。“这只是我们目前所能掌握的情况,也许这个数据还不完全。”王鸣说,“虽然目前大学生中感染艾滋病的人数还不算太高,但是发展趋势越来越严峻,这是事实,需要正视。”

最小感染者只有15岁

在北上广等大城市高校艾滋病情上涨的同时,一些中部省份高校学生的情况也不容乐观,比如说湖南大学生艾滋病患者8年竟上升37倍。

  通过网络对感染学生干预

据悉,学生感染者中以18-24岁大学生为主,中学生因男男性行为感染的也在增长。广州至今发现的最小感染者年纪是15岁。市疾控中心艾滋病防
控专家表示,
广州市的男同艾滋病感染率从2003年以来一直在持续增长,到了今年才出现下降。“今年监测男男感染率为11%左右,比去年略有下降。”专家强调,这是近
年对学生人群干预取得的一些成绩。

正如中国疾控中心性病艾滋病防治中心主任吴尊友表示,2011年到2015年,我国15~24岁大中学生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净年均增长率达35%,且65%的学生感染发生在18~22岁的大学期间。可谓是触目惊心,如此发展下去,后果可谓不可想象。

  王鸣说:“当前广州最紧迫的防艾任务,就是抑制艾滋病在男同性恋人群中快速传播的趋势。而大学生群体是绕不开的。”王鸣称,“男同”之所以成为大学生艾滋病病毒感染最高危的群体,是因为多数大学生“男同”采取了不安全性行为。“目前大学生男女情侣发生性行为,出于避孕考虑往往使用了安全套,而‘男同’之间没有避孕需要,大多不使用任何防护。一些小范围的调查显示,广州男大学生购买性服务的情况也有所增加,有的并未采取安全措施。”王鸣表示,大学生受教育程度较高,但他们有的对于艾滋病知识的了解非常匮乏,有的甚至不是太愿意主动接受预防感染艾滋病的预防措施,即戴安全套。一方面近年来国内大学生性态度和性行为日益开放,而高校的性教育相对滞后。这些都使大学生防艾形势变得更为严峻。

徐慧芳强调,广州学生的疫情是在增长,但增速比去年同期放慢,原来去年同期的增速是百分之三十多,今年的增速是百分之二十多。“但不要盲目乐观,学生的疫情增长幅度是否真正开始逆转下降,仍有待进一步观察。”

高校本为一方净土,学习的乐土,创新的乐园,为何成为艾滋病重灾区?艾滋病又是如何入侵象牙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