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小平像卓琳关心自己一样,邓小平和张锡瑗

图片 8

爱情是什么?研究显示,对于大多数人来说,真正的爱情最多只能保持18至30个月,此后,二人要么分道扬镳,要么过上波澜不惊的生活。

“你没骗我吧!”“我没骗你吧!”——相差14岁的“老实人”陈云、于若木的爱情老实话!

第一次婚姻:“张锡瑗是少有的漂亮”

图片 1

中共八大元老,是指中国大陆于1980年代起至1990年代中期,即以邓小平为核心的中共第二代领导集体主政时期,在政治上拥有实际决策权力的八位元老、老干部。历年来有关“八老”的具体人物都各有不同,以下为两种比较常见的讲法:(1)邓小平、陈云、李先念、彭真、杨尚昆、邓颖超、薄一波、王震;(2)邓小平、陈云、彭真、杨尚昆、薄一波、宋任穷、万里、习仲勋。实际上,“八老”可以被看作是邓小平对正国级元老的召集,包括:叶剑英、陈云、李先念、彭真、邓颖超、刘伯承、徐向前、聂荣臻、杨尚昆、王震、薄一波、宋任穷。

曾有这样一对相差14岁的情侣,表白时没有甜腻的情话,没有大把的玫瑰,只有这样一句淳朴的话语:“我是个老实人,做事情从来老老实实。你也是个老实人。老实人跟老实人,能够合得来。”

1938年3月

邓小平和张锡瑗,既是同学,又是战友,更是一对感情笃深的年轻夫妻。

1939年8月邓小平与卓琳在延安结婚

八老中邓小平和陈云是实际的当家人,邓小平具有决定权,陈云具有否决权。

于是,就开始了一段长达58年的相知相守、相濡以沫。这对情侣,就是无产阶级革命家、政治家陈云与他的妻子于若木。

陈云和于若木喜结良缘

张锡瑗生于1907年,原籍河北省房山县良乡。其父张镜海曾任良乡火车站站长,参加过“二七”大罢工。张锡瑗在直隶省第二女子师范学校读书,1924年是该校学潮中的骨干分子,参加了共产主义青年团。1925年到北京,认识了李大钊、赵世炎等党的领导人,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约于1925年下半年,被党组织送往莫斯科中山大学学习,结识了邓小平。

对于邓小平个人生活方面讲,第三次回延安的收获是最大的,因为他结识了终身伴侣卓琳,此后共同走过了风风雨雨的58年,共同经受了政治上的第二次、第三次“落”与“起”的惊涛骇浪。邓小平不愿谈往事,不愿谈自己的过去,对于自己的妻子也谈得不多,但是可以肯定,在长达58年的共同生活中,邓小平对卓琳同志有着相当多充满深情厚意的言与行。例如在江西蒙难的岁月中,邓小平像卓琳关心自己一样,无微不至地照顾卓琳,除了尽量多做些重体力家务外,每当卓琳病发作、卧床不起时,邓小平总是为她端饭送水,细心照看。对卓琳付出的辛劳,他也及时地表达敬意,这种习惯直至他完全从领导岗位上退下来后还仍然保持着。节日里,煮饭烧菜任务往往由卓琳及女儿担当。吃饭时,邓小平总是不忘给卓琳及女儿倒上一杯葡萄酒,并说:“辛苦了,节日的厨师,我来敬你们一杯。”这问候声中,包含着这位伟人对自己妻子多么深厚的情谊啊!

  地位仅次于邓小平的陈云,却异常低调

陈云与于若木

那一年

毛毛在《我的父亲邓小平》一书中写道:“父亲和张锡瑗在莫斯科中山大学时只是同学,只是战友,还未发展到恋爱的程度。但是,他们两个人之间的关系,毕竟是起于斯时,始于斯地。”

不过在1939年8月邓小平刚回到延安时,他还不认识这位原来叫蒲琼英后来改名叫卓琳最终成为他终身伴侣的姑娘。张闻天的夫人,老红军战士刘英回忆说:“邓发等同志要帮助他找个爱人。那里女同志倒是不少,抗战时期,来了很多女同志到延安追求真理,陕北公学、女子大学都有。所以他要找个爱人,看中了卓琳。卓琳也很年轻,也很不错,在陕公已经毕业了,就介绍给他。”当时,邓发拉着邓小平,“两个人一天高高兴兴地到处转,人们都说他们活像两个游神一样!”

陈云,无疑是一位影响了中国历史进程的人物,但是在他生前,关于他生平方面的书少之又少,就连关于他的报道,也鲜见于报刊。

两个老实人在一起能够合得来

陈云33岁,于若木19岁

1926年底,邓小平便奉命回国,参加国内的大革命活动。当时,邓小平在武汉任党中央秘书。这时,他惊喜地遇到了刚从莫斯科回国的张锡瑗。

笔者曾阅览一些书刊、剧本,对其中虚构邓小平与卓琳相识恋爱的描写不以为然,作者出于好意,尽量想写得浪漫一些,但是我们决不能以现在男女青年的婚恋方式来想象当时这些革命者的情怀。

原因则是:陈云不愿意宣传自己。他很谦逊。早在1945年5月,陈云便在中共“七大”上这么说:“假如你在党的领导下做一点工作,做得还不错,对这个功劳怎样看法?我说这里有三个因素:头一个是人民的力量,第二是党的领导,第三才轮到个人。”

于若木和陈云相识于1937年。当时18岁的共产党员于若木由山东老家带着党组织的介绍信到了延安,被分配在陕北公学学习。

今天

1927年秋天,张锡瑗经蒙古回国后,她领导了一次保定的铁路工人罢工运动。罢工后也到了武汉,在党中央秘书处工作。不久,党中央迁往上海,二人也同往上海,张锡瑗就在邓小平下属的秘书处工作。1928年年初,邓小平和张锡瑗结婚。当时邓小平不到24岁,张锡瑷不到22岁。

用刘英的话讲,邓小平“要回前方去,只有赶快结婚了,结了婚才好带走。所以,这样,中央就给他组织了一个结婚仪式。这个仪式很简单,就在杨家岭毛主席那个窑洞外面的山坡上摆了一些桌子。在那个地方很热闹,小平同志和卓琳,还有孔原和许明,两对很高兴。虽然仪式很简单,但是到的人都是高层次的。”毛泽东和江青、刘少奇、张闻天和刘英、博古、李富春和蔡畅、王首道等都来了。周恩来因为去苏联治病而没有到场。

陈云还写过这样的条幅:“个人名利淡如水,党的事业重如山。”
就连《陈云文选》,陈云也不同意出版。《文选》出版之后,陈云再三强调:“我的’文选’都是过去的事情的总结,你们还是多看看小平同志的东西,他的讲话有很多新颖的内容。” 

陈云从小就有流鼻血的毛病,在延安担任中央组织部部长时,由于公务繁忙,流鼻血的毛病又复发了,这次来势更为凶猛。

我们就来聆听他们俩

为了庆祝这对年轻的革命者喜结良缘,同志们特地在上海广西中路一个叫聚丰园的四川馆子办了酒席。周恩来、邓颖超、李维汉、王若飞等在中央机关工作的30多人参加了婚礼。

这些高级领导人,难得为前方抗日将士举行婚礼,所以,简朴的仪式和简单的酒菜简化不了热闹的气氛。据刘英同志说:“敬酒敬得一塌糊涂,孔原同志也是高兴了,喝酒喝得很多,最后就醉了,许明就埋怨他。可小平同志一点没醉。我就奇怪,小平同志平时不喝酒的,他怎么能够不醉呀?那么多酒,一杯杯的,他还很豪饮,来者不拒。大家给他敬呀,他喝那么多酒,怎么不醉呀?闻天就讲,他说有假,我说什么有假?他说是白开水。”原来是邓发和李富春弄了一瓶白水充作酒水,才使得他们的老友邓小平免于一醉。结婚时,邓小平35岁,卓琳23岁,几天后,他们就一道启程奔赴前线。此外,这两对新婚夫妇还留下了四个人在窑洞前的幸福合影。

纵观陈云一生,主要是从事了5个方面的工作:他是在上海商务印书馆领导工人运动起家的;随即在他的家乡上海青浦领导农民运动;接着他领导中共中央特科,从事反奸工作;到了延安后则从事组织工作;此后,他转为经济领导工作,以至被人称为“中共经济专家”。另外,陈云还负责过中共的白区工作,做过军队工作和工会工作。

在这样的情况下,中共中央组织部决定从陕北公学女生队找一名同志担任陈云的护理工作,最后选中了于若木。当时她虽然只有18岁,但已是有两年党龄的中共党员了。

相遇、相知、相恋、相爱的故事

据参加过邓小平和张锡瑷婚礼的郑超麟老人,还有和张锡瑗一起工作过的朱月倩、朱端绶等老人回忆说:张锡瑗人长得很漂亮,白净的脸,很秀气、很温柔、性格开朗、活泼、温和,讲话轻声轻气,待人热情、诚恳、很友好,个子160厘米高。因为那时做的是地下工作,扮装的是有钱人,所以张锡瑗也是穿旗袍、短头发、穿高跟鞋。邓小平也是穿长袍,戴博士帽。两人十分相配。

图片 2

建国初期,领导人的排列是,毛刘周朱陈林邓。陈云在党内的地位很高,自然有历史原因。解放战争初期,苏联红军撤出东北,毛主席派林彪,彭真等率领大批干部及军队,星夜急行军赶赴关东,领导军民与国民党争夺东北的天下。其中陈云就是其中的主要领导人之一。经过数年的坚苦卓绝的斗争,东北野战军发展壮大,成为后来的四野。著名的辽沈战役战役,使共军在东北获得了决定性的胜利。随即,四野又挥军入关,取得了平津战役的胜利。其中,作为主要担负后勤保障领导工作的陈云,展示了其在经济方面的杰出才能。

图片 3

图片 4

张锡瑗的朋友很多,当时追求她的人也不少,可她最终选择了邓小平。他们俩既是同学、又是战友,更是一对感情圣洁而又纯真的年轻夫妻,他们俩志同道合,情趣相投,互敬互爱,经常有说有笑。婚后,曾经有大半年的时间,他们同周恩来和邓颖超两对夫妇住在公共租界的一幢房子里。周恩来和邓颖超夫妇住在楼上,邓小平和张锡瑗夫妇住在楼下,邓颖超曾经说过:他们常常听见邓小平和张锡瑗在楼下又说又笑的。

张锡瑗

建国后,毛泽东敏锐的看到了党的工作重点即将由战争转入大规模的经济建设。随即招陈云入京,负责全国的经济工作的领导,在中央的排位一度竟超过了老上级林彪。因为陈云,使得中国的经济改革没有走到全盘西化的境地,避免了俄罗斯叶利钦搞的“休克疗法”,也避免了中国的经济崩溃。

于若木去护理陈云,只是给他按时往鼻子里滴滴药水,并没有更多的事可做。因为医生要求陈云静养,不能做很多工作,所以陈云便经常和于若木聊天。

相识

有一次,邓小平曾沉思般地对女儿毛毛说过:“张锡瑗是少有的漂亮”。这是邓小平从内心深处对张锡瑗表达的倾慕之情。

图片 5

由于他的作为,使得他被欧美媒体认为是“保守派”,认为中国不走俄罗斯的道路是中国的损失。但对于中国来说,他使中国避免了俄罗斯的厄运,也为邓小平南巡后的改革提供了最基本的经济基础保证。

最初只是相互介绍自己的身世和经历,对彼此有一个基本的了解,到后来比较熟悉后,大家从理想、工作一直谈到生活、爱好。有时陈云还让于若木唱革命歌曲,当时于若木唱了苏联的《祖国进行曲》给陈云听。每到这时,陈云便是她最好的听众,当于若木唱到“我们的祖国多么辽阔”,陈云便夸于若木唱得尤其好,夸得于若木俊俏的脸要红半天。就这样相处久了,彼此便自然而然地产生了感情。

1937年,陈云搭乘飞机,从新疆回到延安。在机场,于若木第一次见到陈云。说起对陈云的第一印象,于若木后来回忆说:“他到达延安的时候,开了一个盛大的欢迎会,这盛大的欢迎会就在陕北公学的操场上,那次欢迎会是毛主席致欢迎辞,他说‘喜从天降’,同时把自己的帽子高高地抛向空中。隔了几分钟,他又喊‘喜从天降’,又把帽子高高地抛向空中,这样重复了三四次。我当时离主席台比较近,大概就是三四米,所以主席台上的人都看得比较清楚。陈云同志也讲了话,他的上海普通话的口音和政治家的风采给我留下很深刻的印象。”

张锡瑗因产褥热不幸去世 孩子夭折

金维映

作为唯一有资历与邓小平相提并论的“中共元老”,1992年中共十四大以后,他过着离休生活。1995年4月10日因病在北京逝世。

一次,陈云问起于若木有没有爱人,谈过恋爱没有。于若木羞涩地回答:“我还不懂。”陈云便说:他现在没有爱人,问她愿不愿意交个朋友。陈云说:“我是个老实人,做事情从来老老实实。你也是个老实人。老实人跟老实人,能够合得来。”

回到延安的陈云担任了中央组织部部长,但由于公务繁忙,体质虚弱的他休息得不到保证,很快流鼻血的老毛病又复发了,而且此次来势十分凶猛。在这种情况下,中共中央组织部决定从陕北公学女生队找一名细心能干、政治上可靠的同志担任陈云的护理工作。经过认真挑选,这个光荣的任务最后落到了一位名叫于若木的女同志身上。于若木当时虽然只有18岁,但已是有两年党龄的中共党员,历史清楚、政治可靠。

1929年7月到8月间,邓小平奉党中央和中央军委的派遣,告别了妻子,坐船经香港,赶赴广西。这时的邓小平已担任了中央秘书长的职务。9月10日,他以中央代表的名义主持召开了中共广西第一次代表大会。会议作出了开展土地革命,建立工农武装,准备武装暴动等重要决议。此后,广西开展了轰轰烈烈的革命运动。

邓小平的第二个妻子叫金维映,人们叫她阿金。她和邓小平同岁,是1931年在上海相识的。同年7月中旬,他们同被派往江西中央苏区工作,一路同行,后来结为夫妻。金维映早年从事学生运动、妇女运动、工人运动,她和邓小平一同到中央苏区以后,先后担任中共于都县和胜利县的县委书记,领导两县党政军民开展经济建设、扩大红军和支援前线,是一位有能力的红军女干部。1934年,参加了红军二万五千里长征,是红一方面军中几十位参加长征的女战士之一。1938年组织上送她去苏联治病。几年后,正当她在莫斯科郊区一家医院中治病时,不幸牺牲于战火之中。

  历经两段婚姻,与于若木姻缘美满

共同的理想、共同的追求、共同的情趣,使两位老实人走到了一起。1938年3月,陈云和于若木在延安结婚。婚礼那天晚上,陈云只花了一元钱,买了些糖果、瓜子、枣子、花生之类的零食,请中央组织部的同志来热闹了一下。窑洞桌上一只小碗里放入灯芯,盛上麻油,当作花烛,就算是婚礼了。

于若木来到陈云身边做护理工作,只是按时往他鼻子里滴滴药水,并没有更多的事可做。因为医生要求陈云静养,不能做很多工作,所以陈云便经常和于若木聊天。最初只是相互介绍自己的身世和经历,对彼此有一个基本的了解,到后来比较熟悉后,大家从理想、工作一直谈到生活、爱好。当时的于若木年轻活跃,喜欢唱歌,唱了苏联的《祖国进行曲》给陈云听。每到这时,陈云便是她最好的听众,当于若木唱到:“我们的祖国多么辽阔”,陈云便夸于若木唱得尤其好,夸得于若木俊俏的脸要红半天。就这样相处久了,彼此便自然而然地产生了感情。

1930年1月,邓小平受命回到上海,向党中央和中央军委汇报广西的工作。汇报完工作,赶忙去看他的妻子。此时,张锡瑗正在上海宝隆医院待产。没想到,偏偏孩子难产,好不容易生下孩子,可是张锡瑗却得了产褥热。邓小平以极其焦虑的心情在医院日夜陪伴着妻子。但因医疗条件差,张锡瑗不幸去世。孩子生下来后便放在徐冰和张晓梅(张锡瑗的妹妹)家里,可能因为难产的关系,没几天也死了。这是一个女孩儿。

虽然是“左”倾错误路线,最终导致了邓小平和金维映的离异,但心胸坦荡的邓小平仍旧没有忘记过去的亲密战友。1972年12月,邓小平和夫人卓琳到自己曾经生活和战斗过的地方赣南参观,在于都停留的几个小时中,邓小平就几次提起金维映。他问县委负责人:“苏区时你们的县委书记是女的,你们知道不知道?”县委负责人也许只能从史料中,从老年人的口中了解到这些了。

于若木(1919——2006),原名于陆华,是著名营养学家,陈云同志的夫人。出生于山东省济南市。原籍山东淄博。1986年她先后被聘为中国营养学会荣誉理事、微量元素与健康学会名誉会长、中国食品工业协会顾问等,她是第五、六、七届全国政协委员。2006年2月28日因病医治无效,在北京逝世,享年87岁。

图片 6

相恋

这时,广西形势逼人,军情如火。邓小平连妻子也未来得及掩埋,便又匆匆赶去广西。后委托李强安葬了张锡瑗。李强是特科的工作人员,当时党内有些同志死后,都由他去安葬。李强把张锡瑗埋葬在上海江湾公墓。墓碑上写的名字是张周氏,但在公墓进行登记时用的是原名张锡瑗。当时给张锡瑗送葬的还有邓颖超和张锡瑗的妈妈还有妹妹张晓梅。

邓小平的第一个妻子叫张锡瑗。1907年生,比邓小平小3岁。青年时期她参加过学生运动,后被党组织送到莫斯科中山大学学习。其间,与邓小平相识,1928年初结婚。当时,为庆祝这对年轻革命者喜结良缘,同志们在上海广西中路一个叫聚丰园的四川馆子里办的酒席,共有30多人参加,周恩来、邓颖超、李维汉、王若飞等在中央工作的同志都到场了。

于若木和陈云相识于1937年。当时18岁的共产党员于若木由山东老家带着党组织的介绍信到了延安,被分配在陕北公学学习。这年,改变国家命运的革命热情吸引着年轻的于若木来到延安,而事实上,她个人命运的改变也几乎就从她踏上延安土地的那一刻开始了——也是在于若木到达延安的第一天,只身前往苏联为中国共产党与共产国际重新建立联系,并立下汗马功劳的陈云突然乘飞机从新疆回到延安。

婚后不久,陈云曾用三个晚上给于若木讲党课。于若木从丈夫那里听到了许多前所未闻的对敌斗争的故事,了解了许多鲜为人知的党内斗争的情况,进一步加深了对党的性质的认识,更加坚定了为共产主义献身的信念。“陈云同志在窑洞给于若木上党课”,一时被中央组织部的干部传为佳话。

日久生情,直到有一天,陈云问起于若木有没有爱人,谈过恋爱没有。于若木羞涩地回答:“我还不懂。”陈云便坦率地说:他现在没有爱人,问她愿不愿意交个朋友。陈云说:“我是个老实人,做事情从来老老实实。你也是个老实人。老实人跟老实人,能够合得来。”

据邓垦回忆说:他在1931年去上海念书,5月份找到了当时正在上海的兄长。邓小平还带他到江湾公墓看了张锡瑗的墓。

结婚以后,邓小平和张锡瑗有大半年时间和周恩来夫妇住在一起。住在楼上的邓颖超常常听见一对新人在楼下又说又笑的。邓小平后来告诉女儿:“那时候都是年轻人,当然又说又笑!”他沉思般地说过:“张锡瑗是少有的漂亮。”

短短几个月后,命运竟成就了于若木与陈云此后相守一生的美满姻缘。

对于他们的结合,双方都很满意。陈云在给于若木的大哥于道泉的信中写道:“我们在政治上与性格上一切均很合适。唯年龄相差太远,今年我已35岁。”于若木则在信中写道:“虽然他大了我14岁,但是,我对自己的婚姻很满意。他是一个非常可靠的人,做事负责任,从不随便,脾气很好,用理性处理问题而不是感情用事。”

不久,于若木的二哥于道源来到延安,陈云认真、坦诚地向于道源讲述了他和于若木相识的经过,并把他看作是女方家长的代表,郑重其事地把他请来,向他说明了俩人打算结婚的想法,征求他的意见。于道源久闻陈云之名,深知他是一位很踏实、很稳重、立场坚定的革命者,对这件婚事表示完全赞成。

1949年上海解放后,邓小平一进城,就和卓琳一起去查找张锡瑗的坟墓。因为战乱,日本人又在公墓那里动土修机场,许多烈士的墓地都找不到了。幸亏李强的记忆力好,在他的帮助下,终于找到了张锡瑗的墓地。邓小平和卓琳发现那里已被水淹了,于是邓小平叫人把张锡瑗的遗骨取出来,放在一个小棺木中,和当时找到的苏兆征烈士的遗骨一起,两个小棺木,都放在邓小平在上海住的房子楼下,也就是当年国民党励志社的那个房子。不久,邓小平离开上海,率军南下、西进,进军大西南。张锡瑗和苏兆征的棺木,一直放在上海励志社的旧址里,最后于1969年张锡瑗和苏兆征的遗骨被安葬在上海烈士陵园。

可是,很不幸,1930年1月,张锡瑗竟因难产得病,去世了。而难产生下来的女儿几天后也死了。可以想象,妻子、女儿的去世对他的打击是多么大啊!可是,因为广西方面军务紧急,邓小平连妻子也未来得及亲手掩埋,就匆匆离开上海。当19年后,他率领大军攻占上海以后,一进城就去查找张锡瑗墓,找到遗骨后放到小棺木里,和苏兆征的棺木一起放在当时住的楼房的楼下。还是没来得及掩埋,他又和刘伯承率部进军西南了。1969年,张锡瑗的棺木被安葬在上海烈士陵园(即现在的龙华革命公墓)。90年代,晚年的邓小平去上海时,仍几次嘱咐子女去公墓瞻仰张锡瑗墓地,可见感情之深。

说起对陈云的第一印象,于老生前回忆道,“他的上海普通话的口音和政治家的风采给我留下很深刻的印象。”于若木来到陈云身边做护理工作,“投身革命即为家”,据于若木回忆说:他们最初只是相互介绍自己的身世和经历,彼此有了一个基本的了解;后来比较熟悉了,谈的话题自然多了起来。于若木年轻活跃,喜欢唱歌,像当时在革命青年中流行的苏联歌曲《祖国进行曲》等,是陈云最喜欢听的。

从此以后,于若木随陈云转战南北,从关内到关外、从地方到中央,历经抗日战争、解放战争、社会主义建设、“文化大革命”和改革开放等各个历史时期,风雨同舟,相敬如宾,并肩携手一起走过了半个多世纪的革命历程。

共同的理想、共同的追求、共同的情趣,使两位老实人走到了一起。确定关系后,于若木曾问陈云:你不会骗我吧?陈云听后,笑而不语。后来,两人的婚礼是在中组部院子里的一间平房里举行。当时陈云同志是部长,中组部的同志和干部都集中起来搞了一个简单的结婚仪式。陈云同志很高兴,他拿出一块钱来买了一些在延安能够买到的花生、瓜子、糖果和红枣等款待大家。因为白天同志们都有工作,这婚礼是在晚上举行,室内灯光很昏暗,就是麻油灯照亮儿,但是气氛很热烈。于若木在晚年回忆说:“事后,消息传开,有人要陈云同志请客。他当时虽然手里有点钱,请得起客,但他不愿意摆场面,所以没有请。”

现在,上海烈士陵园已改名为龙华革命公墓。张锡瑗那块朴素简单的墓碑上镌刻着“张锡瑗烈士之墓”,一张端正秀丽的照片镶嵌在石碑之上。这是她在短短的24年的生活中仅存的一张照片。那是1926年,张锡瑗和中山大学的20几位女同学一起在莫斯科郊区的一个疗养院照了一张集体像,像片中的她,美丽文静的面容,非常精神的短发,和同学们站在一起的亲热姿态,都非常真切。谁能从照片上看出,这个女孩子般的年轻共产党员,已经历革命斗争的锤炼了呢?张锡瑗把这张照片寄给了她在国内的家人,一直到1978年,上海龙华革命公墓工作人员才从她的亲人手中找到了这张珍贵的照片。

从1930年1月邓小平失去了第一个妻子张锡瑗这时算起,又过了67年。邓小平这位伟人,由自己一生中共同生活时间最长、最亲密的伴侣卓琳,协助党中央妥善办理了后事,充分“体现了小平同志一生的追求和信念,完美地完成他人生的最后一个篇章”。1997年3月2日上午11时25分,当运载邓小平骨灰的专机飞至1800米高的空域时,81岁的卓琳眼含热泪,强忍悲痛,用颤巍巍的双手,捧起邓小平的骨灰久久不忍松开,她一遍又一遍地呼唤着小平的名字,泣不成声。大约过了5分钟,在子女们的劝说下,她才撒下第一把骨灰。骨灰和五彩缤纷的花瓣缓缓地飘入大海。58年的风雨同舟,58年的同荣共辱。如今,手捧着自己心爱的丈夫的骨灰,卓琳怎么能不悲痛欲绝,肝胆俱碎?她的思绪又回到了太行山上那难忘的恩恩爱爱,回到了和邓小平共同生活的那些艰难岁月。

“当时我跟陈云年龄差14岁,内心这个不自在的感觉婚后延续了很长的时间。因为陈云在党内的地位很高,工作经验丰富,处理事情老练、沉着。我总觉得自己党龄短经验少,很多想法是幼稚的,觉得自己跟陈云同志之间差距太大,跟他不相称。但陈云同志却视我为至亲,事事处处都关心和体贴我,逐渐的这种感觉就慢慢地淡化了。”

图片 7

对于他们的结合,双方都很满意。1939年5月,陈云在给于若木的大哥于道泉的信中写到:“我们在政治上与性格上一切均很合适。唯年龄相差太远,今年我已35岁。”于若木则在信中写到:“虽然他大了我14岁,但是,我对自己的婚姻很满意。他是一个非常可靠的人,做事负责任,从不随便,脾气很好,用理性处理问题而不是感情用事。”

图片 8

陈云与于若木的子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