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中包括6个民族自治县、6个县级直辖市和32个边境县,青藏高原地区的水源归属地虽说是属于中国

图片 17

我国又一“逆天工程”搬运12条“黄河” 整个大西北受益

  原标题:港媒关注滇中引水工程:将为从西藏引水入新疆打基础

新疆幅员辽阔,自然景观神奇独特,在5000多公里古“丝绸之路”的南、北、中三条干线上,分布着数以百计的古文化遗址、古墓群、千佛洞等人文景观,其中交河故城、楼兰遗址、克孜尔千佛洞等蜚声中外。

中国的幅员辽阔,但是国内的资源分配不平均,例如北方多煤炭而南方少,南方多水而北方少,为了能够调节这些资源,国家启动了一项又一项的超级工程,力求把资源更好的利用起来,南水北调,
北煤南运都是为了解决资源分配问题而修建的工程。

一个极为宏大的西部调水工程构想——红旗河,近日成为关注热点。

图片 1

  来源:观察者网

新疆总人口2264.30万人,其中少数民族人口约占60%。全区辖有14个地州市,其中包括5个自治州、7个地区、2个地级市;90个县,其中包括6个民族自治县、6个县级直辖市和32个边境县;865个乡镇。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是自治区的重要组成部分,辖有14个师、176个农牧团场,总人口约270万人。

图片 2

按照构想,该工程从雅鲁藏布江中游开始,沿着青藏高原的边沿连通中国大江大河上游,输水至宁夏、甘肃、内蒙古、新疆等缺水地区。

2000多年前,在位于塔克拉玛干大沙漠的边缘,沿孔雀河往东罗布泊的绿洲上,有一座美丽的古城楼兰,这里曾是丝绸之路的必经之地,有着琳琅满目的商品,熙熙攘攘的人群。而随着时间推移,楼兰古国最终还是消失在历史长河中,其中最主要的原因就是缺水。而在1600多年后,时间进入到上世纪七十年代,罗布泊已经完全干涸,许多居住在中国西北的百姓不得不举家迁徙,与楼兰古国一样,他们也是因为缺水而搬迁!

  香港《南华早报》10月30日报道,中国工程师正在测试一项用于1000公里引水隧洞工程的技术。如果技术上可行,从西藏引水入新疆就可能成为现实。

图片 3

资源分布除了南北不均,荒凉的西部地区和富饶的东部地区相比也是差很多,西部地区的地下拥有大量矿藏资源,又有丰富的清洁能源,开发的潜力相当大,但是却一直发展不起来,首先就是因为西部的环境和地形没有东部的好,西部地区的荒漠多而且缺水,东部是自古以来就非常有名的鱼米之乡,从发展的起点上就已经不一样了。现在国家正在大力发展西部,首先要解决的就是西部的缺水问题。

长约6100多公里,几乎等于长江的长度;预计年调水量600亿立方米,相当于黄河的年径流量;预想可在我国北方形成20万平方公里的绿洲,相当于一个陕西省大小;骨干工程总造价估计4万亿,相当于2008年国家为应对金融危机推出的经济刺激计划金额。

图片 4

  报道提到的工程是今年8月开工的滇中引水工程,该工程输水总干渠线路超过600公里,将耗时96个月,动态总投资780亿元。

新疆年均降水量154.4毫米。境内山脉融雪形成大小河流570多条。冰川储量2.13万亿立方米,占全国的50%,有“固体水库”之称。水资源总量832.7亿立方米,居全国前列,但单位面积产水量仅为全国平均的六分之一。

图片 5

这是天方夜谭,还是科学可行?

中国西北部属于严重缺水地区,而在青藏高原地区,有一处被誉为亚洲水塔的水源之地,每年都有超过3000亿立方米的淡水资源流出国境,相当于六条黄河。如果能将这里的水源合理运用,实现藏水入疆,那中国的整个西部地区都有可能实现沙漠变绿洲。近日,据媒体报道,一个因中国经济水平发展而停滞了140年的逆天工程——藏水入疆,已经进入预演阶段。

  报道援引地质学家观点称,如果“世界水塔”能够以某种形式与新疆连接上,完全可以“使新疆成为中国的加利福尼亚”,成为中国经济发展的领头羊。正是数十年前美国加州北水南调工程,改造为世界上最大的粮食产地之一,助推美国西部开发。

图片 6

其实早在清朝时期林则徐和左宗棠就曾想过解决西部地区的水资源问题,他们想出了把西藏的水引进新疆地区,但是由于当时清朝的科学技术和国力落后等原因,这项工程一直处于设想当中,没能实现。直到新中国成立后,这项工程才被重新提出,国内的研究机构对这项工程进行了大量的研究和设想,为它设计出了工程图纸,其中有大坝、水泵、隧道这些引水的设施。

图片 7

图片 8

图片 9《南华早报》报道截图

新疆土地资源丰富,全区农林牧可利用土地面积10亿亩。现有耕地仅为7600多万亩,人均占有耕地3.45亩,为全国平均水平的2.6倍。全疆160万平方公里其中塔克拉玛干沙漠占地5亿亩。

图片 10

“红旗河”西部调水方案及中国地形示意图 课题组供图

该工程规划从雅鲁藏布江、怒江、澜沧江、大渡河等西南大河调水入新疆,各取水点合计总量6000亿立方米。这些地方的水源充足,水质优良,相当于把12条黄河的水量运输到新疆,可彻底解决新疆干旱。藏水入疆调水线路沿中国二三台地边缘绕行,各取水点从雅鲁藏布江2558米海拔依次降到1400米,形成阶梯流水,实现全程自流,无需电力抽水耗能。如此庞大的超级工程,中国究竟能实现吗?

  目前中国最长的引水隧洞在辽宁省大伙房输水配套工程中,长85公里,已启用8年。而世界最长供水隧道在美国纽约州,长137公里。

图片 11

现在我国的基建实力已经得到世界的认可了,我们有能力也有信心完成这项工程,这条藏水入疆的河流就是红旗河。在今年的时候就在北京召开了红旗河西部调水课题第二次研讨会,许多专家都会红旗河工程的难题进行了讨论。这条红旗河将会从雅鲁藏布江的“大拐弯”处进行取水,一路经过多条河流,年掉水量能达到600亿立方米,这些河水将会滋润西北地区的20万平方公里旱地,把它们变成绿洲。

研究红旗河方案的是一个代号为S4679的课题组。中国工程院院士、水文水资源学家王浩是课题组的专家组组长。

图片 12

  今年8月,中国政府开始在云南省兴建滇中引水工程,其中输水总干渠线路超过600公里(663.9公里,观察者网注)隧洞宽度足够同时容纳两列高铁列车(直径8.4-9.4米),工程在地质不稳定地带穿越大量数千米高的山峰。

占有中国六分之一土地的新疆,如若与八国相连的边境水资源结缘,就有潜力为中国再添十八亿亩良田。本人经过长期考察深信不疑,新疆周围的东南西北四水,完全可以治疆兴疆!其顶层设计解决方案和具体规划如下:

图片 13

王浩表示,这条调水环线的起点选在雅鲁藏布江海拔2558米的地方,采取山区打隧洞、平原开明渠、河道之间用水库等方式,可实现全程自流。因沿青藏高原边缘,红旗河方案也避开了脆弱的生态区域。

资金和技术方面都已经解决,为何该工程迟迟还未动工?主要是考虑到整个工程的可行性和对周边国家的影响。青藏高原地区的水源归属地虽说是属于中国,但印度等国自古以来就依靠这些淡水生存。如果中国不顾及这些国家感受,拿回属于自己的水源,势必会对印度等国造成一定影响,他们会进一步在国际上上演一哭二闹三上吊。曾几何时,中国想拿回自己的东西也成了奢望!

  据云南网消息,滇中引水工程由水源工程和输水工程两部分组成,最初由张冲先生于上世纪50年代提出。工程建设总工期为96个月。按2016年第二季度价格水平估算,工程动态总投资780.48亿元。

一、贝加湖北水南调解渴北疆

而且还会在红旗河上分出三条支流,一条是流向延安的“红延河”,一条是往内蒙古、北京方向去的“漠北河”,还有一条是流向吐哈盆地的“春风河”,这3条支流能够向更多的缺水地区输送水资源,把国内的水资源分布不均匀的局面改善。它是继三峡工程、南水北调工程后的又一项超级水利工程,它惠及的地区规模相当5个三峡,届时拥有大量资源的西部地区经济将得到大发展,当地人民的生活也会得到改善。

S4679课题组成员、中国水利水电科学研究院水资源研究所副所长赵勇称,红旗河是一个全新的方案,不是南水北调西线工程,而是囊括了原来国务院批准的南水北调西线工程的全部预想。

图片 14

  滇中地区是云南经济社会发展的核心地区,也是长江流域三大干旱区之一,资源性缺水与工程性缺水并存。滇中地区地处长江、珠江、澜沧江和红河四大流域的分水岭地带,降水少,多年平均径流量仅占全省水资源量的12%,是全国有名的干旱区。水资源短缺已成为制约该区乃至云南经济社会发展的瓶颈。而滇中引水工程是解决滇中地区严重缺水的特大型跨流域调水工程。

“北水南调”曾经救过克拉玛依

图片 15

长期关注红旗河方案的南方科技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的李锦超表示,调水量如此之大,有些隧洞的部分洞体可能会被全部淹没,“有压引水可能会导致隧洞塌陷和诱发小型地震破坏岩体”。

在重新分配水资源格局中,中国并不是独有的国家,受南北气候的影响,美国从上世纪就开始研究跨区域调水,不惜60余年完成了中央河谷工程,一举解决了美国南北境内水资源差异化问题,此外,还有非洲、埃及等国都经过跨区域调水。综上所述,如果中国实现这一逆天工程,新疆凭借充足的光照条件,再加上取之不竭的淡水,预计将增加三亿亩良田,可至少生活2亿人,届时新疆将成为中国最美丽的后花园。

  南华早报援引研究人员观点称,滇中引水工程将成为新技术的试验田,在这项工程中成熟的工程技术和装备将被应用到大西线调水工程中——将西藏南部地区的雅鲁藏布江水引入新疆塔克拉玛干沙漠。

从北方额尔齐斯河、乌伦古河及福海等处,引水到南部克拉玛依之后,不但确保了克拉玛依油田“压下一吨水挤出1吨油”的正常生产,而且在解决好灌溉区域用水难的同时,把该市辖区内旱地变成了优质水浇地”。尤其是全国模范石油城市克拉玛依,如果没有后来的“北水南调”相助,根本不会像今天那样青春美丽,到处都是绿篱相随。

140年前的超级水利工程即将启动,相当5个三峡,西北将迎来大发展。红旗河现在还处于规划阶段,但是相信等到它建成的那天,就是西北地区重获新生的那天,对于红旗河的建设你有什么想法?

中国科学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副研究员姜鲁光认为,按设计的年输水量,由于隧洞坡降小,在流速较慢的情况下,隧洞直径就要加大,这无疑增加了地质灾害风险和投资。比如,白龙江到刘家峡水库一段,大约需要长约100公里、直径约25~30米左右直径的隧洞,“这大概是高速公路隧道断面面积的5倍”。

图片 16滇中引水工程示意图(昆明信息港配图)

图片 17

王浩院士则称,包括红旗河因流经复杂地质带而面临的工程问题、凌汛期如何保证正常输水等问题都能够得到解决。

  高耸的青藏高原阻碍来自印度洋的暖湿空气进入新疆,使得戈壁滩和塔克拉玛干沙漠90%的面积不适合人类居住。

《国策百谏》引出贝加尔湖水进中国

赵勇也坦言,红旗河方案至今并没有纳入到任何一个部门的相关规划中,“该方案还只停留在课题研究阶段,课题组才研究了两年而已”。